25 November 2007

孝道



特地上网找来《慈乌夜啼》,想借此平衡一下自己的心情。犹记得初中的时候读过这首诗,当时虽然有所感动,但却没有现在的感触良多。我一遍又一遍的读着,脑中却一遍又一遍的想着周遭所发生的事,让我无限唏嘘。

孝道这两个字真的让人叫得好沉重。父母不辞劳苦几经艰辛把孩子们养大。两个人不管多么的难挨还是把孩子养大了。然而,岁月不留人,转眼父母都老了,不再能为这个家付出什么了,甚至变成包袱需要孩子们的照顾了。这时候,包袱就会被孩子们折磨成人球,被踢来踢去。

照顾老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照顾老人而衍生的各种问题更是让人觉得很无奈。身为孩子的,有些兄弟姐妹反目,有些夫妻孩子反目,整个家庭有如面临一场伦理浩劫,实在可悲。

但愿大家都能将心比心,拿出诚意来让老人能安享晚年。



18 November 2007

再别(不完成)


帘儿晃
半扇窗
微透光
一脸思念的黄


心儿慌
半边床
空留妆
一头新添的霜


人儿双
半孤凰
独凄怆
一眼泪水的眶

照片来源:同窗会馆


顺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