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June 2007

牛一


时间总喜欢赶在人的前面,当你不经意回头一望,你才惊觉已是一年了。六月二十九号就是《光明之窗》的牛一。就这样一年了,感觉有如梦一场啊!

阿凯的鼓励到开始了第一篇的博文,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写到了第222篇。里边有欢乐的,有悲伤的,有分享的,有强悍的,有温柔的,有充版面的等等。这一年里,我曾经对部落格作出多次的探讨,也为部落格注入我认为它应该有的使命,更少不了我对部落格的期望。

这一年的博客生涯,虽然牺牲了很多时间,但是我所得到的却是无可计算的好处。写作本来就是自己的兴趣,自写自发表不亦乐乎。交朋友也是我的兴趣,这一年里的确认识了好多的人,而且那种心灵上的交流是一级棒的!更为重要的是,这一年里我从各位博客的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阅读部落格就像伸手进去装满不同口味糖的罐子里,你永远不知道你将拿到什么口味的糖果。那种突然而来的惊喜,足以让你开心一整天。

我是水瓶男,我不喜欢一成不变的东西,我相信部落格功能并不只是如此。所以,今年的牛一愿望是。。。。不说你知。。说了不灵怎么办?嘿嘿。

最后,为《光明之窗》送上一个新的门匾作为生日礼物,希望它永远保持着清新的风格,清新的头脑,清新的思路,清新的每一天!

噢,忘了有个愿望是可以讲出来的。。。那就是希望我们不止有部落格聚会,也能有部落格运动会!绝对全世界空前首创!

照片来源:爱痛苦的

27 June 2007

626 聚会风再吹!

大风吹,吹什么,吹部落格聚会风!

对了。。。我们又有了个小聚会。这次虽然只有六个人,但是却是温馨欢乐的。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这是送给Pandan 妹妹的。。。哈哈。。原来vanille 与我曾经是邻居,却在若干年后通过部落格,把欧洲与大马的两个人拉在一起。你说奇妙吗?今日一别,不懂几时再见,唯有通过部落格联系大家了。

有一位女孩,名字叫爱丽丝
她不来自仙境,却来自猫咪之城。虽然眼睛看来不像华人,但是没有人怀疑你不是华人啦。。。呵呵。希望有一天爱丽丝也会加入部落格的大家庭,为大家编写美丽的仙境。

一点都不Naughty 的Nottyboy
这个嘛。。。一点都货不对版。还以为是个坏男孩的角色,却原来长得一副慈祥的模样。谈吐温文有理,知识渊博,而且还是个拍摄高手!当晚回到老远的家应该已经超过12am了吧?

SavadeCrap!
认识Wois那么久了,现在才知道他是泰裔大马人,看来我该检讨检讨自己了。Wois的文学修养一直是我所敬佩的。实习过后,希望Wois能够找到一份好的工作,为美好的将来迈出一大步吧!

忘了自己部落格的ukgssy
千呼万唤始出来。。。。你以为自己是王昭君吗?呵呵。不过看在你不辞劳苦的赶来,放过你啦。改天去越南,记得买手信给我哦。。。还有还有。。。你的水果醋给我试试。。。吃不死人的hor…

海鸟,虽然少了你,vanille与我都很想见见你。。。可能你又是我们的邻居呢!哈哈。

25 June 2007

绝对“热”闹


623 在绝对“热”闹的情况下终于圆满结束了。原来,冷气是敌不过人气的!呵呵。而且我也真的变成“煮熟的番茄”— 又湿又红。(卡娃宙依,怪不得你有此一说。。嘿嘿。)

当晚的精彩,搞笑等片段,大家可以到其他到场博客部落格看看。今天我只想说说一些其他的事项。。。

首先,我觉得有必要向大家说声“对不起”,因为小册子印得不好,照片文字都不清楚,而且排版高低左右不整齐,请大家见谅。我虽然不是一个要求很完美的人,但是这次的印刷的确底于我自己可以接受的标准。还有,如果对小册子有什么意见,请大方提出来,大家来为下一次筹备更好的。

还有,我本来答应了小丑要告诉他,见面之后觉得他帅不帅?但是由于当晚节目太丰富了,没有机会好好与大家详谈,所以也没有告诉他。好,小丑,现在就告诉你,你长得很帅,应该改名为“小帅”了!大家认为如何?嘿嘿。(噢,小丑,忘了告诉你,叫你的女友褒多点靓汤给你喝,胖一点会更好看。。嘿嘿。)

这次的聚会也有少少的遗憾,第一就是像上次那样未能与更多的人交谈。第二就是有些人无法到来参与。(对!我是在讲你!哈哈。)

623博客聚 红兔大志
623聚会~纯粹热闹 四季·仲夏
623 ahyi
623博客聚。 大马中文部落格祭
匆匆 懒人
交棒。@J-Talk > 亂語胡言。
一小步,一大步。@文峰起吾。
我的心留在07623@kampung girl。
623 博客聚会@康仔樂園。
走出部落 @懶人
漏网之鱼 @ smoothriver.net。

21 June 2007

Last Call!!



有兴趣参与的,请跟阿恺报名!!!

电邮的资料请注明你的 名字,博客网址,人数还有很重要的电话号码。尽快!!


日期:6月23日,星期六
地点:吉隆坡市中心
时间:6点
每个人头RM30, 请在当天付现款



20 June 2007

原谅随想


谁人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原谅”是一个三年级学生就应该懂的词汇,但是竟然有那么多的诠释,是我始料不及的。原来人家说:“人类是复杂的。”一点都没错。

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很独立的个体。我们有不同的背景,不同的宗教信仰,不同的心路历程,不同的想法,不同的展望,以及更多不同的不同。所以对于“原谅”这一点有着不同的诠释是可以理解的。

我常常跟朋友说,在很多方面我都不是个幸运的人。唯独人缘这一块,我却是很幸运的。小的时候生长在温馨的家庭,每个人都爱护我。上学的时候,同学们都一样爱护我。来到社会,交到的朋友,遇到的同事都一样爱护我。这使我感激不尽。也可能因为这样,对于人与人的相处,我一直抱着乐观态度。

人与人交往难免会有摩擦,事情发生了就应该反省。如果错了就诚恳悔改,如果对方悔改了,那就因该原谅。发生的事已经成为事实,我们不可能当没发生过。与其逃避而以说谎来避免尴尬,倒不如诚恳的面对已经造成的伤害?暂时的忘记并不能把大家释放出来,唯有面对它,把它升华为互相了解的桥梁,那才是释怀啊。

我相信,只要心中有爱,原谅就是释放大家的钥匙。


照片来源:通讯公社

19 June 2007

原谅


原谅并不需要勇气,
没有条件,
只有接受。

原谅并不代表忘记,
没有愤怒,
只有遗憾。

原谅并不需要眼泪,
没有痛苦,
只有温柔。

我想
这就叫作爱吧?


照片来源:寂寞如烟


15 June 2007

呈辞


我自认不是个感性的人,我自问是个铁石心肠的人。我以为这一切会是很轻松的。我并不知道,原来最后那一分钟会是那么的沉重。

五年又八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要离开了心情总是依依。这里的人,这里的事,这里的一砖一木,原来早已牢牢的镶在心中了。踏出这一步,我将带着这里的温情,这里的经验,这里的记忆一起为我的前程祝福。从新背起一个人的行囊,踏上未知数的旅程。路程不管多远,路途不管多艰难,我答应自己一定要好好欣赏每一处风景,将她采集成颜料,为我自己彩出美丽的人生。

*~*~*~*~*~*~*~*~*~*~*~*~

谢谢在我的部落格里留言的朋友,谢谢拨电话来慰问的朋友,谢谢传简讯过来为我加油的朋友们,你们的祝福让我好感动。悄悄告诉你,我已经把你们好多好多的祝福分为几个部分。一些拿来铺成康庄大道,让我平步青云;一些拿来编织成翅膀,让我得以傲翔飞驰;一些拿来彩绘出很多很多的美丽风景,让我的旅途更为写意轻松。朋友啊,你不介意吧?

11 June 2007

文强之死

环宇电视的星河频道刚刚在上个星期播完《新上海滩》大结局。最后一集里最经典的一幕就是,许文强与丁力告别后,步出仙乐都而遭枪杀的那短短几分钟。许文强与丁力最后谈的内容大概如下。

丁力:“文哥,现在法租界以我们的势力最大,有谁还敢惹我们?”
文强:“阿力,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有些人是不会喜欢我们这样和平相处的。只有乱世才容易治理。我不想有那么一天,所以我选择离开。”
。。。。

(镜头转到仙乐都的大门前)

许文强如释重负的步出仙乐都,深深的吸上一口自由的空气。就在他大步踏出的时候,乓乓砰砰几声,杀手从车上连开几枪,正中他的心脏。

(镜头再转)

只见离去的杀手车上坐着一位法国人。。。。

有人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一日江湖水,一世江湖血”。“文强之死”难道就只有这种传统的诠释吗?许文强与丁力最后的谈话中不是已经清楚的传达了一个信息吗?“只有乱世才容易治理”。法国人利用人性的弱点,在旧上海制造混乱的局面以便能以协助维持为理由继续分割中国人,谋求暴利。

戏里的可能不够真实,就拿马来西亚本土历史来看,英国人在殖民时代何尝不是以“分而治之”的方法成功统治超过100年!?随着香港与澳门相接在1997年与1999年回归中国后,“殖民”这字眼看似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但是食过肥羊的嘴巴又怎能那么容易忘了那鲜美的味道呢?“殖民”它已静悄悄的换上羊皮,以另一种形式出现了。

有心人士为了要在亚洲与非洲国家继续谋取利益,竟然将殖民思想从新包装,大量灌输旧殖民国的人民一些所谓“捍卫自由”等思想,进而洗脑。为的就是要重施故伎,制造纷乱然后分而治之。可怜的亚非国民,正积极从殖民的创痛中复原之际,还要疲于奔命在思想统治的威胁中。

10 June 2007

谁是凡奇

我打起灯
捕捉事情的影子
用笔勾画出它的轮廓
将它晾在窗前
游街示众

我拆了墙
摊开屋里的风景
用字砌出多面的角镜
将它尽示路人
阖府统请


07 June 2007

夜会

夜悄临

呆闷的面孔
被欲望揪扯着拘谨
欲语还休

夜渐深

他拉一拉
情感的绳索
打开了交流的布帘

夜深深

两双陌生的眼睛
对上了嘴型
撕咬狂吞灵魂

夜深沉

寂寞的烛火玩着
娶新娘的游戏
把梦都推进了洞房


05 June 2007

海平线


你毅然离去
留下落寞的斜阳
不知所措

只好孩子气的挽着
把你拉成长长的影子
紧紧贴着沙滩
不让你走

可惜啊可惜
坚决的脚步始终向前
只留下一行
被踩成海平线的脚印

把天空海洋
黏起来

把天空海洋
分开来


顺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