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April 2007

小番茄(修改)

我背着青涩行囊往上攀
翻过了墙头挂起希望
我摊着滑嫩肌肤让空气抚摸
浸泡于温煦的阳光中

昨夜,巴山打翻了针线包
一根根翻着白眼掉下,见血
流入墙外那经验辗成的低洼
聚成水镜一潭

我咋见水中的自己
一丝不挂的苍白
羞耻得红了脸

23 comments:

不肯 said...

若是白色小番茄,是否別有情境?

你好.^_^

jjco said...

the previus one much more better
:)

Yan said...

和 jjco 同感...

凡奇 Frankie said...

不肯,
果然是高人。
“白色小番茄”再适合不过了。谢谢。

jjco,
Thanks for your opinion. Is this one too technical?

Yan,
谢谢。这一篇是否太过用力了?

不肯 said...

不敢.
蒼白的番茄未必就是頹靡.
也可以蒼白得很快樂.
^_^

凡奇 Frankie said...

不肯,
白色小番茄其实一点也不颓废,他只不过对自己一向来的自负感到羞耻而已。他深信他已抽到上上签,只要加上努力就能脱胎换骨了。:)

Belle said...

哇,高人阿,高人。

重复读了好几次才明白,写得好好啊……!

不肯 said...

哈.你還想著神秘海邊的狗兒們阿?
其實說來奇怪,
你有沒有發現到,一般上華人的廟宇外頭,
或是一些義山,總會有很多流浪狗?
我想,不僅是他們的靈性,
還或許跟他們前世有關.

Ah Zhee said...

强,写诗你也行。

凡奇 Frankie said...

Belle,
哈哈,谢谢你的赞美。不过如果要你读几次才能明白,那么我应该检讨检讨了。

昨天我把这首诗贴上去中国的诗网,他们有给了一些意见,改天我再放上来让大家参考。

不肯,
对不起,我可要打断你的诗意了。。。我就是太逻辑了。。哈哈。

照我想,庙宇外头有流浪狗是因为有善信给他们食物与空间。就如为什么巴刹一带总有很多流浪狗猫一样。。。哈哈

Ah Zhee,
我本来也以为我行,但现在我还是乖乖的从头学起才好。无论如何,谢谢鼓励。

夏娃 said...

這次的好多了^^
加油,期待你下次作品哦^^

不肯 said...

阿也不算打斷,我是教徒,
所以對於廟宇的一些故事比較不清楚,
如果你問我教堂的事情,
或許我還可以答得出來.^_^

said...

我可以问,什么是巴山吗?

凡奇 Frankie said...

夏娃,
谢谢。下次要捧场哦。

不肯,
哈哈。。。那就好。我还以为扫你的兴呢。。嘿嘿。

杉,
“昨夜,巴山打翻了针线包
一根根翻着白眼掉下,见血”
我其实想描述巴山夜雨的情景以暗喻一针见血的冲击,不过我处理得不好。我本来也想拿下,不过又不舍得。。。抱歉。

said...

哦,好像是名句精华里面的一句是吧。修改过的比较好,比较诗意

凡奇 Frankie said...

杉,
谢谢你喜欢。

巴山夜雨是来自李商隐游三峡时所作,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Yan said...

太过用力?不会吧?

只是念时,感觉怪怪的... 可能我的感觉不对啦.. hahaha...

凡奇 Frankie said...

Yan,
其实你所说的是个重点。我斜着一片的时候太注重于每一句的诗意而忽略了整体的流畅性。

凡奇 Frankie said...

各位,
以下是短歌网里的诗人们给的评语,

张村 :喜欢这语感,但似乎与番茄不搭介。

郑东 :第一节还好理解,后面就跳跃得太大了.

柳亚刀 :意思简单,意象奇崛。语言的错落产生趣味。一首诗你把她写出来,就象把一个孩子生出来一样,她就有了自己的生命,她的样子好坏和禀性脾气,你是没法再改的。母不嫌子丑!

苛求一个诗人或一个诗人苛求自己每首作品都很优秀是不明智的,就象你生出来的孩子不是每一个都会一样,她们有你的遗传基因,但也有彼此的个性。

好在写诗不需要计划,你可以再写一首!

音尘绝 :个人觉得“挂起希望”,“一丝不挂的苍白”,这样的语言多少扣了分。

萌石 :多写 我们多读!

said...

短歌网?可以告诉我是什么吗?因为我也想尝试写写看

凡奇 Frankie said...

杉,
对不起,我忘了连接。

短歌网

said...

不必对不起啦。=)短视网有5个categories,你放在哪一个啊?

凡奇 Frankie said...

杉,
是在“边走边唱”。

顺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