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November 2015

《渭城曲》之我感我想

记得中三的名句精华里就有了王维《渭城曲》的“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这一句。 那时对它的想法也不多,也不就是一句很好用的名句罢了。无疑的,王维是一位感性的诗人,对友情亲情特别的着重。不然,《渭城曲》与《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里的名句也不会广为流传了。



这种怀念友情与不舍分离的情怀并不是现代人所能体会的。毕竟社会的变迁,科技的发展,思想的转变把古代与现代的人在观念与行动上起了很大的影响。然而,也不是说现代人没了对友情的着重。只是拜科技所赐,现代人可以通过很多方式来联系, 所以对现今社会而言,离别并非“末日”。试想想,如果当年王维身在渭城,却能通过面子书或录像交流网与身在塞外的元二保持联系,那么《渭城曲》里的“西出阳关无故人”那绝望的诗句就不可能出现了。

现代的人写诗在友情上大多数都着重于分离的不舍与思念,那是因为只要友情还在,相见与重逢并不是那么难的事。凡奇在《轻便行李》里借着打包行李来阐述那不舍与祝福,为离别幽了一默;林秋離在陶子的《走路去纽约》里提到了,不管对方在世界哪一方,一天她就能到。让人觉得现代人对离别并不可怕,感情的温度才是关键。

多年以后,再重读《渭城曲》,让我感触良多。古人在情感上的深刻表达,对现代拥有不同背景与思想的人来说,共鸣上大打了折扣。我们也难保在未来的几十年里,新新人类会对“西出阳关无故人”这样的诗句无法理解了

——————————————————————————————
参考(一)凡奇《轻便行李》
我用理智

将担心放在右下角
将不舍放在右上角
将关怀放在左下角
将信任放在左上角
很多
很多的思念
填满其他的空隙
再用平安包裹起来


好了
这就是
我为你准备的

轻便行李

参考(二)林秋離《走路去纽约》
每一次我想見到你 就要飛
無論地球上哪一角 我一天就到
用飛的原因不外乎 時間太少
你想擁有我每一秒 你今天就要
我飛的機會太多 有時因為你有時為自己
我飛過好幾萬里 不覺得那會是距離
突然很想不要飛 想走路去紐約
看看這一路我曾經忽略的一切
走路去紐約 也讓感情在時間裡

有機會沉澱自己

1 comment:

Wois said...

这是安史之乱后王维的一首诗。

突然让我想起李白的《送友人》
青山橫北郭,白水遶東城。
此地一為別,孤蓬萬里征。
浮雲遊子意,落日故人情。
揮手自茲去,蕭蕭斑馬鳴。

顺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