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May 2007

乌鸦

我高傲着
把路灯踩在脚下
一座循规蹈矩的城市

我冷漠着
把人类收在眼角
一个贪婪奸诈的社会

我强悍着
把腐败吞在肠末
一场四面埋伏的灾害

嗄!

嗄!

我黑得明亮
我哑得响亮

请叫我乌鸦



旧作修改于17/05/2007

29 comments:

said...

让我想起乌鸦的少年啊~
《海边的卡夫卡》里面的乌鸦少年~

Wois said...

吉隆坡有很多乌鸦。每天早上都听到它们的鸣叫,走在树下也担心起来,怕上面一下就是中空中飞弹

CacA*yEw* said...

被人们厌恶的一种动物,
且不受欢迎的,
生存在这样的社会里,
“万人皆醉,我独醒”
乌鸦,
它却看得清清楚楚...
虽然黑,虽然丑,
但它却“明亮”

龙瑜 said...

想请问,照片是那里的啊?
因为我看到了一张类似的..
www.dejourney.com

少俊 said...

哇,有些愤世疾俗的成分~~

189person said...

小心,射乌鸦队要来了!他们要每一只乌鸦登记哦。。。。

凡奇 Frankie said...

林,
欢迎光临。可否给我你的博址?

我是大学时期才认识村上春树的。那时候有位女同学非常喜欢他的小说。但是我那时候我忙着搞活动懒得看书,都错过了。《海边的卡夫卡》应该是部非常好的故事吧?是说关于诅咒的吗?

无独有偶,我写这篇的时候正值少年。。哈哈。

Wois,
哈哈。。。。听说越多垃圾的地方就越多乌鸦。。。吉隆坡原来。。。。

CacA*yEw*,
谢谢你看懂了我当时的心情。好感动。

龙瑜,
我是在一个外国的部落格拿的。

少俊,
哈哈,少年时就是那么的激烈。。。

189person,
我修改的时候,的确是把现在的情况作为想像的根基。

我们必须加快脚步在登记之前,把它变成一种文化。

Mee Ling said...

很有涵義哦。

夏娃 said...

题外话
那张图很不错@@

凡奇 Frankie said...

Mee Ling,
本来这篇的题目是《我》。昨天我重读,感觉有点像乌鸦,所以改了改。

夏娃,
是呀,真厉害。。。很羡慕会画画的人。

said...

是写给掌柜的吗?

Hollowbenny said...

乌鸦。。。一种遭受到世人所厌恶的鸟类。。每天早上我去晒衣服时一定会听见它们的叫声。。真可悲呀。。。
你黑得明亮,也哑得响亮,但别学它一样嗄嗄叫就好了。。
这首诗很有内涵,可是我不是很晓得怎样去形容它,不过呢,只要有人明白就可以了。。呵呵。。

莉璐金 said...

烏鴉被視為不吉祥的鳥
它們的叫聲很恐怖~~

seasonc said...

我喜歡那個插畫家的東西.

Wois said...

听说越多垃圾的地方就越多乌鸦?是吗?
不是这样的,亚庇都没有乌鸦啊!

胡狼 said...

莉璐金:乌鸦不祥是迷信,乌鸦会照顾年老的乌鸦

插图不错,狼不才,里面表达什么?

Yan said...

这次不知写什么好... 站着?看着?挡着?

插图好,文采好...

赞!:)

凡奇 Frankie said...

杉,
哈哈。。。与他也有点关系。。。
他那乌鸦金成武是我的灵感泉源。。。哈哈。

Hollowbenny,
晒衣服?哇,你也会做家务吗?
乌鸦们一定是在喊:"帅哥!帅哥!"吧?嘿嘿。

莉璐金,
不过乌鸦有可能是最聪明的鸟类呢。

seasonc,
你这句让我很伤心。

Wois,
亚庇很多垃圾吗?

胡狼,
狼说得对,乌鸦会反哺,会用脑筋。。比很多人都强。

你是说不懂图表达什么吗?

凡奇 Frankie said...

各位,

我把插图换了,为什么?因为我心里不平衡,它抢了诗的风头。。。呜呜。。。。哈哈。

短诗网的朋友给了这首诗一点的评语,与大家分享。

————————————————————————————————

柳亚刀:对字词的选择尚不够准确。但诗意闪烁。

张村:最后一句不要了吧!

————————————————————————————————

所以我做了修改,如下

我高傲
把路灯踩在脚下
一座循规蹈矩的城市

我冷漠
把人类收在眼角
一个贪婪奸诈的社会

我强悍
把腐败吞在肠末
一场波涛暗涌的灾害

嗄!

嗄!

我黑得明亮
我哑得响亮

凡奇 Frankie said...

Yan,
谢谢。。。但是我把插图换了。。嘿嘿嘿。

Beck Lim said...

唉呀~那个林就是我,那天登陆错名字了~

乖巧地抽风的老人 said...

cr那乌鸦的图照得好...
对乌鸦向来没啥感觉。记得以前小学的时候学校羽球场那里特别多乌鸦,也不知道为啥。
看这个文章..我只想起了小学..突然有点想念那时候常常跟我在那个球场混的朋友。

UKGSSY said...

心里一直存着一个问题,一个很呕心的问题。。。。乌鸦的肉可以吃吗?
乌鸦一直被人类灌上跟:不祥物,可怕,阴森等等的名词。如果乌鸦也和白鸽那样讨人喜欢,说不定现时可能会出现烧乳鸦呢!

Wois said...

唉!你来亚庇就知道了啦!

这里有两个垃圾场,我在垃圾场做实验的时候就没有发现乌鸦,但这里有很多bangau。。。

西马太多乌鸦了。。。连人也变成“乌鸦”,哈哈哈

凡奇 Frankie said...

Beck Lim,
哈哈。。原来就是你!

乖巧地抽风的老人,
想不到乌鸦尽然让你回忆起年少时光。。。这可是始料不及的。

UKGSSY,
对不起,我恶心的告诉你,乌鸦是可以吃的。而且可以拿来做药膳。。。哈哈。。。

你留言的时候,可以放上你的网址,那么别人就可以进到你那儿看看。。。加油哦!

Wois,
哈哈。。。可能那边没有吧?改天叫NottyBoy带一只母与一只公的过去。。。让他繁殖。。哈哈。。。

堕落掌橱 said...

我就是那几条乌鸦.......

凡奇 Frankie said...

堕落掌橱,
你是乌鸦派掌门人,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哈哈。

wk said...

"无独有偶,我写这篇的时候正值少年。。哈哈。"

写得很好咧。

凡奇 Frankie said...

wk,
谢谢,中学时期的确写了很多。但是都找不回来了。。。。遗憾,遗憾。

顺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