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May 2007

“月漏论”只是症状

多年前的“蹲站论”与最近的“月漏论”其实都是一种潜伏病态的表症。生病的是社会,人是病因。“月漏论”沸沸扬扬了好一阵,如今总算平息了不少。我却选择这个时候才来评论这件事,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要大家冷静的时候才来看清楚“月漏论”这症状到底警惕了我们什么?

无可否认,“蹲站论”与“月漏论”都是侮辱女性的谈话。这种没有道德的言论,不但显示出说者的愚蠢,更深深伤害了女性。更好笑的是,这样的谈话竟然出自人民代议士的口,真是种讽刺。另一方面,小辣椒虽身为受害者,却不是省油的灯。经过上一次“蹲站论”有同事尝到甜头后,用回同样的招数可是理所当然的。一脸的楚楚可怜,一词的伸张正义,现在不捞政治筹码待何时?

撇开以上种种,这次的“月漏论”显示出这种症状比“蹲站论”的时候来得更明显了。因此可以断定我们的社会患上了“言谈敏感症”。这种病的症状就是一旦有公众人物说错了某些话,就会被大幅度渲染,形成舆论压力。社会一旦染上这种病,就很容易受到有心人士感染,变成随时爆发的流感。有心人士用的就是《诸葛亮骂死王朗》的那一招。虽然不至于骂死对方,但是足以让对方“回敬”时说错话,然后蝴蝶效应就开始了。

不过话说回来,得到这种病也并非坏事。就如一个人一旦患上皮肤敏感症了就会小心饮食,保持作息正常。同样的,社会患上“言谈敏感症”后,每个发表言论的人都会比较小心,顾及别人的感受或更加负责任。

然而,这是一个祈求吗?

14 comments:

夏娃 said...

写blog的时候也会这样啊
打错个句子都可以惹来一大堆批评= =

kean-jin lim said...

如果你有观看那短片的话,你会发现他们在那时是以羞辱的心态来说那些话。

讽刺的是我们已正好告诉全世界我们(选民及纳税人)不会投选有素质的议员入我们的立法国会。

他们的言论除了侮辱女性之外也是国耻。还有,他们也不是君子,大丈夫敢做敢当,他们呢?

一味拖延,藉口多过诚意。这样的人有资格或有能力,开明的,远见的在国会讨论或为民请命吗?

凡奇 Frankie said...

夏娃,
那是因为你够红嘛!哈哈。。。好事来的。

kean-jin lim,
就是嘛。。。那两个瓜的脸皮也真够厚,事实摆在眼前了还不正视问题。道德有大问题的人简直就不适合成为人民代议士。切两粒西瓜来吃,还能消消暑呢。

但是说起为民请命为民服务,那可要好好的判断一下,最好是以服务期间的贡献来看。而且绝对与党无关。就拿我住的地方来说,虽然选举期间说了那么多的承诺,但是那么多年过去了,好像没有什么好建设。

CGYAn said...

他们滥用“言论自由”。
同意kean-jin lim 所说:他们在那时是以羞辱的心态来说那些话。
别以为在国会里所说的话就不用负责任。

kean-jin lim said...

[但是说起为民请命为民服务,那可要好好的判断一下,最好是以服务期间的贡献来看。而且绝对与党无关。]
赞同你的说法。

对我来说,不管他/她来自哪一党哪一派;只要他/她不能实践诺言,不能为民服务; 那么就下来别占位子。不能好好的服务,那么就滚蛋,就这样的简单。

什么是民主?人民作主!你不能实践诺言,不能为民服务,不是个样子;那么,人民就有绝对的权利要你下台高边站。

可惜,可惜啊!有多少人轻易地将自己的宪法冕于的权利白白的典当掉,还高言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她现代可能还好过,可是,下一代呢?在下下一代呢?当年如果没有人栽种树木,那么我们现今哪来的树林啊?

Super Saiyan 3 said...

国会里说的话不用负法律责任,政党和人民或许还可以制衡他们。

189person said...

当第一次看到这新闻的时候,脑海中的第一个问题是,是谁把这种人送进国会殿堂。?

滥用发言权,我们的国家不是第一个,有的地方还打架,丢鞋子,甚至丢粪。但并不代表这是我们要得。

可惜的是,我觉得我们低素质的‘人民代议士’比那些打架的人还要差。

肮脏的选举手法,黑金政府,没有建设的国会,一个三权不独立的国家,我们还要说什么民主。我们的国家真的很有问题。

凡奇 Frankie said...

CGYAn,
俗语说:“病从口入,祸从口出”,每个人的言论都必须自己负责,哪怕你是在天堂。滥用权力,口不择言的人是应该受到谴责的。

kean-jin lim,
关于民主的定义与理论,我没有详细研究过,所以我也不敢在此乱发言。但是,关于理论这一点,呵呵,往往实行起来却是另一回事。我想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幸免。

至于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典当民族宪法的人,简直就是一种耻辱。这样的领袖代表跟本就是应该被拉下来。

Super Saiyan 3,
政党和人民或许还可以制衡他们,对!不错。但是我觉得还是被动了一些。如果每个人习惯上对自己的言论,那就最好了。

189person,
哇,好灰哦。。。哈哈。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家如此,国亦然。我认为,打架骂架都是小人的行径,把小人选为代表都不是明智的抉择。

龟头 said...

这次将要来的大选,选民们还会被蒙上眼睛吗?

凡奇 Frankie said...

龟头,
选民的考量来自很多方面。。。有时候即使知道不应该但是还是会做。

ky_sky said...

最火的是,他们的那一句,无论是有心或无心,完全忘却了女性每个月的那种痛……

凡奇 Frankie said...

ky_sky,
嗨,好久不见。

他们简直是太自大了,根本不顾别人的感受。

ky_sky said...

希望我的突然出现,不会吓坏了你!~ :p
我还是坚持认为,有怎样的选民才会有怎样的代议士~

凡奇 Frankie said...

ky_sky,
"有怎样的选民才会有怎样的代议士"?

我不是很明白。我只知道有时候选民的考量来自很多方面。例如,小至自己的经验,别人的影响,未来的展望,大至为了平衡势力都有。所以,很多时候选民与代议士并没有很直接的关系。

顺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