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January 2007

无题

我捉不到电话传来的温暖
驱不走占据耳朵的冰冷
让它乘着掏空的经脉
迅速封僵受伤的心
再沿心包经而下
直到劳宫穴上
霸道的强逼
掌上热泪
结成了
薄冰

6 comments:

湘绣蜻蜓 said...

哗! 可以写成酱的诗, 厉害咧!!

凡奇 Frankie said...

哈哈。。。只是感觉无聊纳闷,所以写首奇怪的诗来玩玩。。。自娱“愚”人。。。其实烂之及!

Mee Ling said...

哇!

凡奇 Frankie said...

Mee Ling,
怎么啦?面对那么烂的诗,无语问苍天吧?哈哈。

seasonc said...

真厉害,有天分。

凡奇 Frankie said...

seasonc,
真的有天分吗?谢谢了。
那请不请我做你的assistant?

顺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