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August 2006

我们已干了

从六十年代开始

他们自称为土地的王子
他们有王子的特有权力
他们可以永远分享其成
他们理直气壮作出要求
他们不知羞耻稳坐王子宝座

我们没得选择生于此地
我们是阶级思想的次等
我们无法捍卫刻苦所成
我们鬼鬼祟祟提交诉求
我们不想不愿不要继续低下

从六十年代开始

湿淋淋的袜子
在猛烈的太阳底下
现在干了
如再继续
在猛烈的太阳底下
干袜子
也将汗流浃背


————————————————
Summary
A pair of dried sock will sweat if you leave it under the hot sun.

11 comments:

LeeChen said...

表面上好象是在说干袜子, 其实所影射的却是我们华族在这个国家的待遇, 对吗?
我想,如要达到大同的社会,难也...

凡奇 Frankie said...

对啊。当我们在50年后做出诉求的时候,驸马爷竟然还不知足的说我们落井下石,欺负皇庭。如果以50年的时间还没能追上来,我想这肯定是个笑话。其实,从整个国家发展来看,压制一方发展以等待另一方追起平等,这已是很不符合国家发展了。再加上全球化的趁势,我们不能再等另一个50年,我们不要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边沿国家。

在我国,还有很多的“袜子”还没警戒事态的严重,我们是有必要让大家看清楚我们处在的位置,是危险的。最懊恼的是,我们不能说,不能讲,唯有在来届大选里做出抗议。这一次,牺牲马华也在所不惜了。

go to see said...

http://newkopitiam.com/forum/viewtopic.php?t=4532

http://en.wikipedia.org/wiki/Talk:Bumiputra

http://maximpak.blogspot.com/2006/07/islam.html

xxx

凡奇 Frankie said...

go to see,
谢谢你,我去看了。希望警察不会到我家来坐坐,喝咖啡吧。

liezi--烈子 said...

五十年过去了,还是这样,真是无语问苍天!

凡奇 Frankie said...

我想我们是应该做些什么了。

海鸟 said...

我们应该严厉抗议那些种族极端主义或为了本身的政治利益而企图把华人视为假想敌的‘恐怖分子’。请好好利用手中的一票!

凡奇 Frankie said...

海鸟,
我想,那只是开口说出来而已。还有很多把华人视为假想敌而没开口的,要提防啊。

好久没见到你了。别来无恙?

湘绣蜻蜓 said...

华人被他们踩在脚下很多年了。
双脚踩着人家,讲话还要咄咄逼人,岂有此理!

湘绣蜻蜓 said...

坦白说,我对马华很失望 -_-

凡奇 Frankie said...

湘绣蜻蜓,
怎么酱旧的文章你也找到。

所以,我们是时候做点事情了。

顺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