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September 2006

那一天

最近总觉得有点傻傻的
期待与害怕的感觉总让我困忧
心里总在想你的时候
流入了一丝丝的甜意

真希望你会在那一天出现
愿你也为我期待这个开始
因为我已作好准备

该死的

我想我已堕入情网了
尝了从来不知的滋味
真让人欲拒还迎

怕只怕

那一天过后才知道
原来害了单思病
自作多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ummary
When you fall to someone, you are like mad,
Happy to see her,
Worry to loose her,
Hope to be accepted,
Worry to turn out as heart breaking.

注:旧作
re:Old Writting

7 comments:

双喜妈妈 said...

刚发觉结婚之后写不出情诗,哈哈哈...
除了你和建杰,还有谁写情诗写得好的?

凡奇 Frankie said...

双喜妈妈,
难道结婚是情诗的坟墓?
我想每天能为心爱的人做家务与准备一切已经是情诗的最高境界--实践。

我的情诗可是乱乱写的,你也太抬举了。更何况,建杰是诗人,我怎能跟他比。无论如何,心里还是好欢喜的。谢谢啦!

双喜妈妈 said...

我刚刚想起,我不是好例子,没有写的关系是因为 - - 老公不会中文!哈哈哈... 写了他也看不懂。

是嘛,你和建杰都写得很好(再下重药,让枯了的灵感起死回生,健康的再开花,哈哈哈)。

建杰 said...

太恐怖了。竟然不小心在这里看到建杰=诗人。要郑重澄清,我不是诗人,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学生。

双喜妈妈,那个小编辑松清(其实他还小过我)的情诗写得很好。我依猫你。

凡奇 Frankie said...

双喜妈妈,
我可是虚不受补,你下的重药,我无福消受,惨!
你可以写love poem给他。。。

建杰,
一个平凡的学生就有此成就,佩服佩服!

Mee Ling said...

詩人大夫,不妨考慮將您的詩加入藥單裡面,肯定藥到病除啊。

凡奇 Frankie said...

Mee Ling,
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好点子,我将写一篇关于诗与养生的短文。不过,我不是詩人不是大夫更不是詩人大夫。哈哈。

顺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