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March 2007

失踪

在我失踪的一个多星期里,生活可算多姿多彩得来又凄凄惨惨戚戚的。怎么说呢?哎,说来话长,让我来慢慢细诉吧!

这段期间收到了很多的问候,很多的关爱,感觉很窝心很感动。谢谢大家。

好啦,好啦,这就开始了。

打从两个星期前就感觉眼睛常常不舒服,有点烫烫的感觉。本来不以为意的,但隔天右眼下方就开始有点肿,好像长了眼袋。于是,我就去看了医生。医生检查后告诉我这是热气造成的眼肿,如果迟点来就会变成针眼了。哎呀我的妈呀!针眼?又看过我的《独眼龙》的人必定知道我与针眼的渊源有多深。

好的不灵坏的灵,两天后右眼下方果然露出了“小山丘”,又红又痛。这下可糟糕了!我唯有又去看医生。就这样,一连看了三次医生都没有帮助而且那毒疮越来越大了。于是,我坚持去看专科了。

专科医生为我检查后告诉我这应该是拖了两个礼拜毒疮,因为很少会在一个星期里就变得那么大。更何况这是一个无头疮,所以必须动手术将它取出。好了,这下可好了,我五岁的时候为左眼动了手术,现在轮到右眼。看来上天要把这个艺术品的缺陷美平衡平衡一下了。左眼留了疤,右眼不能少啊!

隔天,我一早就到了医院,护士为我办理了入院手续后就安排我到四人一房的病房去等待手术。由于距离手术时间还有一段时间,我就很八卦的向护士们了解病房的价钱。原来我的医药保险可以支付更好的病房,所以我就要求转换到双人房。这里有电视看,所以没那么闷。

就这样等了大概两个小时,两个护士推了一张病床过来,要我穿上露背露股的病人衣,然后躺上那张床。随后,她们要我翻过身去,为我的屁股打上一针。在前往手术室的途中,经过几个小站都会有护士问我同样的问题,例如名字,病历,敏感之类。最后,终于到了手术室门前,躺在病床上看着那用红漆写上的“手术室”,那种感觉真是非笔墨难以形容的。这时候,又有一位护士问我那些问题,然后好加上一个问题:“你来这里做什么?”我答:“动眼睛手术。”她再问:“是右边还是左边?”我心里想:“你自己不会看吗?”但我还是答了。

进了手术室,感觉有点累所以眼睛是开开关关的。耳边听到响亮的“嘟,嘟”声,夹着护士与医生的脚步声,加上他们的说话声,感觉总是怪怪的。最后,我被推到一个很大的蝶形灯下。医生开始为我检查眼睛,然后护士在我的右手掌背上打了一针,我立即感觉到那麻痹感很快的从我的手慢慢的吞噬我的全身一直到脑部。。。然后。。。然后。。。。我就晕了啦!

突然,感觉右眼下角有点痛,随之我就半醒了。何谓“半醒”?那就是我的神志是清醒地,耳朵是听到的,只有眼睛张不开。就这样,我又被推回病房,在那边浑浑噩噩的过了一晚。

现在,虽然伤口还未完全复原,但总算好了。

这短短的两个星期,虽然过得辛苦,但却觉得是人生难得的经验。

祝大家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43 comments:

Mee Ling said...

原來如此,可憐的番茄。要多多休息哦。對了。。。她有沒有來照顧你啊?

阿凯 said...

怎样了?大夫没事了,对不对?需要人关心的话记得要找。。她啊。。。

ED said...

老的一句﹐祝大夫身體健康!

wk said...

手术后没事就好。

徘徊 said...

啊,这种手术为什么要住院甘烦啊,麦粒肿而尔。在脸结膜处开刀,不用住院,不会留疤痕。你在皮肤外开的刀吗?

新怡 said...

保重。

Kean-Jin Lim said...

按时服药,多休息,多喝水,多注意缝合处的卫生。愿你早日安康。

[这时候,又有一位护士问我那些问题,然后好加上一个问题:“你来这里做什么?”我答:“动眼睛手术。”她再问:“是右边还是左边?”我心里想:“你自己不会看吗?”但我还是答了。]
这是程序,他们要确保你的手术是“动”对的,而你也是清楚你即将接受什么手术。

[最后,终于到了手术室门前,躺在病床上看着那用红漆写上的“手术室”,那种感觉真是非笔墨难以形容的。]
我也有类似的经验。同感啊。

湘绣蜻蜓 said...

好可怜的番茄.
在什么医院动手术?

可以吃番茄加快复原速度?

jasmine said...

为什么会生那个啊??

几时才康复啊?

好点了吗?

龙瑜 said...

哦~可怜啦~
希望你赶快好起来^^~

傑爾1102 said...

难怪你消失了一段时间
好好照顾自己啊~
还有别在色迷迷头看不应该看的东西哦~哈哈~
祝早日健复~

said...

原安康。

RachelCore said...

啊~看到相片里的番茄,我都感觉痛死了。

你啊还拖这么久,眼睛一定要好好照顾哦~

是否需要戒口啊?

呵呵~凡奇,你右眼痛,我的右臂会疼哦~呵呵

快点好起来吧~

凡奇 Frankie said...

Mee Ling,
谢谢你哦,要多多为我祈祷哦。

阿凯,
我怀疑你跟mee ling是住在一起的。你们总是那么的合拍。嘿嘿。

ed,
一定,一定。谢谢。

wk,
那只是个小手术。对了,部落客喝茶会你来不来?

徘徊,
你是?广州的陈医生吗?好久不见。如果,我人在广州,有你照顾那就好了。

新怡,
谢谢你哦。

Kean-Jin Lim,
原来如此啊。谢谢。
其实那种感觉真的难以形容。

湘绣蜻蜓,
Sentosa 医院。
你是叫我吃自己吗?
哈哈。

jasmine,
朋友说我偷看印度婆冲凉了。。。所以。。。
嘎嘎。。。

龙瑜,
有你的祝愿,一定会很快好起来。

傑爾1102,
哪里有啊?
人家的屁股还被护士又摸又打针呢!

杂,
谢谢,正在康复中。

RachelCore,
我尽量吃得清淡点咯。
你的右臂为什么疼?

胡狼 said...

被推进手术室那段路更恐怖。。。

vanille said...

没事就好了!^^

saujun said...

哇,这么严重.看似恐怖.现在没有事就好~~~

阿祥 said...

唉!中医不如西医。。。

是不是咸湿惹的祸?

搞笑归搞笑,还是希望你早日康复。

ahyi said...

早日康复哦!!

阿祥 said...

你的眼睛很迷人,我很喜欢。

义俊 said...

=)
祝早日康复哦

凡奇 Frankie said...

胡狼,
我被推进去的那段路倒没有怎样,因为护士常常跟我说笑。

vanille,
谢谢你。。收到你的email了。

saujun,
所以hor,我很可怜的。。。嘻嘻。

阿祥,
中医不如西医?那我倒不知,因为整个过程我都看西医。中医没有MC拿嘛。

咸不咸湿,我就不懂,但我一直都在眼湿湿呢。

ahyi,
一定会的。谢谢。

义俊,
谢谢。。。正在全速康复中。

jasmine said...

原来你对黑皮肤的女人有兴趣...

快好起来咯!

你的眼睛还是有梁潮伟的魅力.

Corinne said...

哇!弄到开刀那么严重!祝早日康复哦!

傑爾1102 said...

那不是益左你~
你看你一点都不怪~
眼睛肿到这样还上网对着电脑~

夏娃 said...

看起来好痛阿>︿<

凡奇 Frankie said...

jasmine,
对咯,不只皮肤要黑还要有茉莉花香的。。嘿嘿。。。

梁潮伟的魅力?有人在蒜我。。。呜呜。。

Corinne,
因为它越来越大,然后里边的脓又不出来,所以。。。。哎。。。

傑爾1102,
哪里有啊,我就是无法看电脑,所以才“失踪”。。

夏娃,
其实,还好啦,它长在外面,就像暗疮。谢谢。

jasmine said...

那印度婆还真有品位.

我没有蒜你,
我酸你而已.

哈哈哈...
不喜欢梁朝伟,
那刘得华好了.

SONG,借一下.

Jackie said...

这种症状会不会是因为长期面对电脑工作或电脑辐射所引起的?

CacA*yEw* said...

无论如何,
现在你没事就最好了...
好让人担心哦!
记得要多休息,多喝水

胡狼 said...

和你开玩笑?是因为看到你屁股后爱上你了吗?

song_4ever said...

是否看到辣妹才这样?

凡奇 Frankie said...

jasmine,
八两金会适合一点吧?哈哈。。。

Jackie,
不懂啊,不过有可能是体质问题,因为我小学的时候常常因为这样而没上学的。。。那时候连电脑是什么都不知。。

CacA*yEw*,
谢谢哦。。。

胡狼,
哇!你一语惊醒梦中人。嘿嘿,怪不得当她打针的时候,又抓又揉我的屁股。。。哈哈。

song_4ever,
有道理,最近认识的女部落客,个个都超辣的。

RachelCore said...

我的右臂之前不小心拉伤了,好惨~!

上个星期五区给人做按摩,现在好多了。

凡奇 Frankie said...

RachelCore,
Belly Dance 会拉伤手臂的吗?

爱睡觉的猪 said...

有个朋友也很容易长针眼,常常也被人取笑偷看人洗澡。但后来他有个独门方法,就是当感觉要长针眼时,就拔掉一两根要长针眼部分的眼睫毛。他说有效用。

不过我很怀疑这个方法对你有效吗? 因为发现你的眼睫毛好像。。。不是。。。那么多。哈!

以上说的方式真的是朋友经历,但个人没尝试过。

wk said...

部落客喝茶会啊……还没报名,怕到时放飞机。

凡奇 Frankie said...

爱睡觉的猪,
就是咯,再拔就没有了。。。。而且,我的酱短,要拔也难。。。哈哈。

wk,
星期六嚄,不得空吗?

文字君女 said...

不论你发生什么事情,依然,依然,还是我的朋友

木子 said...

呵呵,你也有穿露pek装哦^^

康复了吗?

Bad Storyteller said...

你知道吗?我和你根本就是同道中人,下个星期要去割眼睛了,情况和你一模一样。
而且还是两只眼睛都得奖。割完一边再来另一边。
真是惨!

Belle said...

小时候也常常会这样,然后吃中药就根治了,那时候我也喝很多灵芝煲的水,妈妈逼我喝的,好难喝……!

凡奇 Frankie said...

文字君女,
哇哇!有酱严重吗?

木子,
是咯,那么你的情况如何?最近比较忙,所以没有去潜水,都不懂你的情况如何?

Bad Storyteller,
那么你现在好了么?我的还没完全消肿呢。

Belle,
哇,真有钱。灵芝能够医好吗?

顺理成章